²¼
ǰλã > ²¼ >

²¼Ԫʧ٣Թ_1

ʱ䣺2023-02-24 97

元宇宙失速,这次怨不得罗永浩

图片来源@视觉中国

文|螺旋实验室,作€丨牧歌,编辑丨坚果

在官宣回归科€圈半年多之后,罗永浩似乎又展现出?ldquo;行业冥灯气质,其€投身的AR科技领域,在今年以来不断遇冷,多家大厂均传出了相关业务领域调整的消息?/p>

罗永浩此前曾公开回应过关?ldquo;冥灯?rdquo;的话题,老罗表示?ldquo;网上有人说什么行业冥灯,这个说法我是完全不能同意,它更多只是€个时间上的巧合€?rdquo;

罗永浩曾先后踏足过手机€电子烟等多个创业赛道,但不巧的是全都遭遇了行业寒冬,直到转战直播赛道后才有€好转,€过带货,€罗不仅还清了之前欠下的债务,还攒够了一波重回科€圈的本钱?/p>

但是这一″AR领域的重新启航,罗永浩似乎又再遇魔咒,众多大公司€始调转风向,使得这个赛道的前路开始变得不太明朗€?/p>

元宇宙不香了

进入?023年,元宇宙的泡沫破裂显得愈发明显,两家此前对元宇宙志在必得的互联网巨头,先后传出了裁撤相关业务线的消息€?/p>

今年1月初,腾讯XR业务就被爆出已经停止运营,近期又传出腾讯已正式解散XR团队,该团队下辖?个中心约300名将获得两个月缓冲期,寻找内部活水或是外部机会€?/p>

而从腾讯XR团队去年至今的相关动态来看,业务收缩应该已经早有迹象,去?0月,腾讯收购黑鲨手机案搁浅,次月,腾讯XR业务负责人沈黎也宣布离职?/p>

尽管腾讯方面回应称,并不存在解散XR团队的说法,但也承认了正在变更XR业务发展路径,并且进行了相关团队调整?/p>

和腾讯一样,另一家大厂字节跳动也在进行着业务调整,其旗下的虚拟现实品牌PICO于近期进行了新一轮人员优化,?5%的员工受到影响€?/p>

快手的元宇宙业务也在今年2月宣告搁浅,其元宇宙负责人马英武已经宣布离职,马英武在朋友圈中发文表示:项目的并转或者关闭,这是大公司一件很正常的商业决策€辑,在降本增效大环境下,非常正常€?rdquo;

国外的元宇宙玩家们过得也并不如意,首当其冲的是名字都改了的Meta,股价一路缩水之后,Meta2022年的营收也历史€的出现了下滑,€利润更是暴跌?1%?/p>

微软和苹果也在重新评估着元宇宙的业务前景,据外媒报道,微软于今年2月已经解散了仅成立四个月的工业元宇宙应用团队。€苹果本来去年就该发售的头显设备,也再次传出了延期的消息?/p>

仅仅在一年多以前,元宇宙还是万众追捧的创新风口,但如今,ChatGPT成为了新的潮流代表,昔日宠儿已经成为了明日黄花€?/p>

元宇宙还差点?/p>

因为某个人的入场,导致行业陷入低谷,这当然是€句玩笑话。罗永浩作为业内追风?rdquo;的代表,早年间做过网站,后来又投身手机行业,也曾短期涉足电子烟,虽然这些创业经历都以不太圆满的方式收场,但€归也有过亮眼时刻€?/p>

而从老罗过往遭遇的行业低谷来看,有的是因为政策原因,有的则是囿于大环境,而这″元宇宙领域的创业,则似乎是起得太早,还没等到赶集的时候€?/p>

中国电子工业标准化技术协会部长王连升在近期接受采访时表示?ldquo;前期过高的市场预期及炒作,让元宇宙产业未真正实质性落地却先火起来?rdquo;

王连升同时也强调?ldquo;目前,元宇宙产业依然处于概念和原型阶段,规模商业化落地为时尚早€?rdquo;

大企业在现阶段€择战略性的收缩元宇宙业务,其实逻辑也不难理解,在商业化前景并不明朗的情况下,也无需再做更多的试错,因为在资金实力和流量资源上尽占优势,完全可以等产业更加成熟后再进场收割€?/p>

罗永浩在宣布投身AR领域之后,其实也表达了对于距离行业成熟期还需很长时间的观点€?022?月,罗永浩在接受采访时就曾表示,现在就强行发售产品的公司,一定是卖一部亏€部€行业普遍估″业化′大概会在五年左右基本成熟?/p>

而罗永浩现阶段和其团队在做的,是用五年左右的时间窗口和几千个人的年工程量,打造出€个消费级别的产品?/p>

而纵观目前市面上的一些产品,字节跳动的PICO尽管硬件水平过关,但却迟迟没有诞生出内容爆款,这使得产品虽然功能炫酷,却缺少持续留住客户的根基,€终沦?ldquo;科技大玩?rdquo;?/p>

而腾讯放弃收购黑鲨,苹果推迟发售头显设备,或许也是见到了目前行业内尚不成熟的€面,与其在懵懂中探索,€不如让友商的子弹先飞一会€?/p>

科技圈里无新?/p>

近几年来,科€圈内似乎形成了一个€圈,每年都有新的产品或概念诞生,引各大公司竞折腰,但这种一拥€上的热潮往€来的快去的也快,还没等用户回过神,下€个所谓的风口就已经汹涌€至?/p>

2021年初,ClubHouse大火,带动了€?ldquo;声音概念?rdquo;暴涨,音频社交风″球,国内也有众多企业宣布要做中国版的ClubHouse,但仅仅过了半年,这?ldquo;声音?rdquo;便迅速€€烧,原产品的月下载量掉到了几十万上下?/p>

2021年下半年,随€Facebook CEO扎克伯格将公司更名为Meta,元宇宙这一概念在全球范围内大举流行,众多企业宣称要在这€领域上压下重注€但时至今日,各大公司的元宇宙业务现状已经如前文€述,无论是投机€还是追风€,都已经做好离场的准备?/p>

如今同样的剧情又–hatGPT上面上演,站出来表€要追赶风口的似乎还是以前那€批公司,但结€能否逃脱过往?ldquo;魔咒,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能见真章€?/p>

回顾此前的行业经验,这些风口神话终结的原因也有相似之处,大公司一€始都想亲自下场,甚至摆出了All in的架势,但尝试过之后才发现,因为内外部种种原因,短期内无法贡献增量,甚至可能会拖累主业,于是选择了€€到二线,寻求其他的参与方式€?/p>

而这些新€术和新产品的诞生,往€自身就带有一定的超前性,否则也不会引发如此大的市场期待,但这种期待一旦转化为长时间的蛰伏,可能就并非€些企业愿意见到了?/p>

罗永浩宣布下场做AR时,定下的前期目标是给团队预留五年时间,€方面是打磨产品,€方面也是在等待行业红利期的到来€?/p>

行业冥灯都已经如此人间清醒了,那些希望€过元宇宙实现短期增长的大厂,似乎也该想想,当初在元宇宙上定目标时,是不是真的有些操之过急了?/p>

  • ҷϢ
  • ҷϢ
  • ҷϢ
  • ҷϢ